十五个茄子

大概是守序善良骑士道
日常为可爱们打call,叫茄子就好啦

 

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【瑞金】

*突发奇想

*该死的学校压迫

*24字


 


按动笔在下巴右侧戳得劈啪作响,金微侧着头看班上同学热火朝天地背诵24字.


"哎——”长长叹一口气,金趴在桌子上,“高二了啊。”


高二教室搬迁,四班的金仍然在二楼,二而10班的格瑞却迁到四楼去了。这让本来串班时间就少的金十分不满。


“哎——”金又叹了一口气。  


一怯生生的紫发少年满脸通红地喊了学生会检查,可使人们真正安静下来的是随着紫发少年后脚踏进教室的冷漠青年。

格瑞简单重复了一遍紫堂的话:“...

 

【国太】慢性毒(缓更通知)

小天使们开学季到了。。。

身为苦痛学生狗茄子只能缓慢更新,缓慢。。。。

尽量3个月保持一更。。。(就不是诈尸嘛)

爱你

占tag致歉

 

【国太】慢性毒(5)

*日久生情,慢性毒药

*宰暗示向

*私设有

*ooc有

上篇:chapter4逃


chapter5酒与美人


华灯初下,国木田独步睁着眼睛。

【睡不着。】

他翻转着身子,衣料在静谧的夜里暗暗作响,凝视着墙侧的木纹,夜间行驶的车辆偶尔将车光投入装有栏杆的的窗内,缓缓滑过。

想起发生的事,下意识抿紧嘴唇,随即又慌张松开。

“太宰、治。”

吐出的名字,连自己都吓了一跳。懊恼的将脸用力压进枕头。

突然亮起一片光,柜台上正在充电的手机叮叮响起。疑惑却快速的接起电话。

是谷崎。

青年稍带点弱气的声音响起:“啊抱歉前辈,我正在加班,刚刚收到了一份委托··...

“”安迷修。”

第五个章子刻了血字 @天若有情天亦老,安迷修好我社保。 的骑士君,为她打call啊啊啊,刻不出安迷修的万分之一的好。

老版果冻不怎么给月猫面子,看铁盒到了之后怎么样吧
再次表白血字和观看的你

 

【国太】慢性毒(4)

*日久生情,慢性毒药

*宰暗示向

*私设有

*ooc有

上篇:chapter3诱发


chapter4逃


近在眼前的总是吐出夏娃的苹果般的谎言的红唇,琥珀般明明暗暗的眼睛,嘴唇颤了颤,张开漏出雾气,睫毛一点点合拢。


”呜————“

新干线划出尖锐的叫声哐当扬长而去。

国木田瞪大双眼对偏离轨道的思想慌乱不已,他猛然推开太宰治,全然不顾被太宰治抓住而因惯性被扯开的领结,抓起笔记本还没来得及站稳便向后逃开。

太宰治愣了一秒,看着那慌乱逃窜的人,张了张口,只喊出”国“字便戛然而止,怎么也发不出下一个音调。

国木田不敢听到,压着头逃避。...

“你是不是又溜出去打架了!”

“······”(赌气)


撸了一天的jk安和雷狮

丽丽老师的设定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前排比心

身高差超萌(爱心)

芥吹,画到掉口水xxx
手中没有扫描仪要在黑不拉几中寻找我芥真的是太抱歉了

谢谢耐心观看的你(。・ω・。)ノ♡

 

就是忍不住为太太们送上小红心

之后小红心无论是破万还是甚至破到一个可怕的数字也无所谓

就是宠爱太太们,风暴打call

撸了个安定x lo婶
安定突然变攻?!

 
 
 
 

人设是在度娘看到的,如知道太太是哪位望告知(未知国籍)(为太太打call啊啊)

 

【国太】慢性毒(3)

*日久生情,慢性毒药

*宰暗示向

*私设有

*ooc有

上篇:chapter2动员


chapter3诱发


他称为出生于扫把星下的某人立即回头,夸张地挥舞一只手臂,远远回应他,

“我在这里,国木田君——”

无力感袭上神经,扬长的漂亮声调莫名其妙驱走了他赶路的不快,虽然他并不想承认。

那家伙笑着,一瞬不瞬的看着国木田慢慢走来。

太宰治那被诸神宠爱的面容渐渐清晰,湖面波光粼粼的折射渐渐柔和下来的光纤,太宰治拍拍身边的位置,国木田迟疑片刻,便随他意坐下,太宰治往国木田怀里扔了一罐黑啤,侧着脸含着比往日更柔和些许的笑容,棕色的睫毛淡在光...

 

【国太】慢性毒(2)

*日久生情,慢性毒药

*宰暗示向

*私设有

*ooc有

上篇:chapter1毒药

chapter2动员


江户川乱步翘着腿猫在软软的旋转椅上,捏着波子汽水晃啊晃。

已经10:36了,太宰治还没有出现。

国木田独步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的敲打,难得出神地思考太宰治缺勤的问题。

保存文件,12:30。他顺手点开武装侦探社的大家提交工作的页面。

奇怪,没有太宰治提交的文件。

[昨天嘱咐过他了的。]

国木田独步皱起眉来。

太宰治这个人,虽然又自大,又臭屁,到处勾搭小姐,堵塞人家下水道,但不得不说,他从未迟交过工作,任何一项都是,总在最好的时机出现。

嘴上喊毫无干...

 

【国太】 慢性毒(1)

*日久生情,慢性毒药

*宰暗示向

*私设有

*ooc有


chapter1毒药


药瓶哐啷作响,国木田独步猛地把门把压下,

那经费浪费装置正自得的在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中满足的微笑,苍白的指尖把弄着一个又一个圆润的玻璃瓶口,琥珀色的眼睛眯着不知在想什么。

国木田独步猛吸一口气,怒火冲上后脑,他几乎是吼了出来,

“你又在干什么啊!”

太宰治背过高的分贝激得缩起肩膀,捂住一边耳朵,“别紧张嘛,国木田君,”他笑着舒了舒肩膀,接着说,”只不过是喝了与昨夜遇到的美丽的小姐瞳色相近的毒药···慢性毒,别担心,一时半会还死...